住房城乡建设部:支持居民自住和改善性需求是2015年住房政策的一个很重要的导向

发布时间:2015/03/27

  

住房城乡建设部:支持居民自住和改善性需求

  是2015年住房政策的一个很重要的导向

  3月8日,住房城乡建设部新闻发言人倪虹、住房保障司副巡视员刘霞在中国政府网和网友进行在线交流,并回答主持人提问。

  主持人:李克强总理在本次《政府工作报告》当中有关住房部分依然是网友关注的热点,住房不仅仅是商品属性,还有社会属性,政府的责任主要是在保基本,报告当中提出棚户区改造和城市危房改造等等。去年我国的棚户区改造完成情况怎么样?2015年的主要任务是什么?在资金整合方面有什么新的政策和措施,公租房的主要力度和措施情况又是什么样的?这些都是网友非常关心的话题。今天我们就为大家邀请到了住房城乡建设部新闻发言人倪虹、住房保障司副巡视员刘霞来作客中国政府网直播间和网友进行在线交流,欢迎两位。

  咱们进入到第一个问题。2014年8月4日,国务院办公厅对外公布《关于进一步加强棚户区改造工作的通知》,要求各地区、各部门进一步加大棚户区改造工作力度,网友很想了解2014年我国用于棚户区改造的投入是多少?完成情况怎么样?

  倪虹:2014年是棚户区改造任务比较重的一年,中央政府在财政的拨付方面,从年初就做了安排,对于各地给予了很大的帮助。比2013年中央补助资金的总额增加了9%。在中央的关心,特别是各地方党委政府共同努力下,2014年的任务是超额完成,保障性安居工程开工了740万套,比年初的任务计划超额了6%。棚户区改造比年初超额完成了8%,是完成了506万套,应该讲2014年的任务是超额完成的,也得到了群众的拥护,也得到住房困难群众的赞赏。

  保障房投入分三块,一块是中央的补助,一块是各级地方政府的投入,还有一块是通过市场的方式融资,包括银行贷款,这三大部分合起来去年实际完成的投资有1.29万亿。刚才说了这个也包括了城镇居民个人在棚户区改造当中投资的那一部分,还有银行信贷支持的那部分。

  主持人:网友还非常关心,2015年棚改的主要任务是什么?户数有多少增加?资金投入方面多少增加?资金整合方面有什么新政策和措施?

  倪虹:2015年保障性安居工程任务政府在工作报告当中明确要完成740万套。这样的话,总量上,“十二五”期间实际开工量将超过“十二五”目标确定的开工的3600万套的任务,可以达到3900多万套。其中对于棚户区的改造,《政府工作报告》当中又进一步明确,在去年470万套目标任务基础上,再增加110万套,这样的话可以达到580万套。中央财政补助在预算安排上也有新的增加,在去年的基础上还有进一步的增加。

  同时任务增加了,应该讲困难也是非常大的,因为前几年由于大规模的推动保障性安居工程和棚户区改造,一些好改的、能改的已经都先期做了,下一步将要碰到的很多是土地的商业价值比较低,而且居住在这里群众的困难程度还比较大,甚至有一些不具备商业开发价值的零星的、零散的危旧房。这一次《政府工作报告》当中也提出来,要把城市的危旧房改造也纳入到棚户区改造的范围,这样的话,就使住房困难和收入困难的群众,今年增加这110万套可以更早的、尽快的解决他们的住房困难问题。应该讲在中央财政比较困难的情况下,经济有下行趋势的情况下,中央对民生的投入,对老百姓住房问题的关心是加大了力度,充分体现了中央关注民生,以人为本的执政理念。

  今年在中央补助方面中央是继续加大了投入,国家开发银行也进一步加大了棚改专项贷款的支持力度,同时在贷款结构上也更明确了支持棚改的货币化安置。棚改的货币化安置的方式,第一可以尽早的使棚户区居民通过自主选择商品房能早日搬入新居。如果要等实物安置,有一个建设的周期,这个时间要等的比较长,如果通过货币化的安置,就可以到市场上迅速的把他所需要的房屋能够找到。同时这样的话,对于整个住房的市场也是一个改善。

  现在有很多家庭要改善它的住房需求,那也需要把它原有的住房能够出售出去或者能够出租出去,把这个循环给它打通,使咱们社会最终的住房使用率能提高,能让所有的房子都能发挥效益,这是对提高社会资源利用的一个贡献。当然对于个别地方商业房存量比较大的地方,也可以通过政府来组织符合条件的商品房房源,让棚户区改造的安置户去选购这样的商品房,这对房地产市场健康发展也是一个促进。所以这项工作如果做得好,可以一石三鸟,可以是互惠互利、多赢。

  主持人:我国东中西部经济发展不平衡,面临区域发展不平衡的问题,各个地方棚改的政策是否会有所不同?中央在棚改时所采取的资金补助力度是否有不同?标准是什么?

  刘霞:中国之大,差异就非常大,在经济方面体现在东中西部发展不均衡。中央在补助资金安排方面重点考虑的就是地方经济发展状况,财政的实力,根据这情况来安排资金。通俗来讲,经济欠发达的地区可以获得的中央补助资金多一点,经济相对好的东部地区获得补助资金相对少一点。举个例子,比如国有工矿棚户区,对东部地区的补助是一户1万块钱,但是中、西部地区我们能达到1户1.3万元,这样体现差异性。比如垦区危房改造方面,东部地区现在补助标准是7700块钱一户,中部地区是8700块钱一户,西部地区就能拿到1.02万元一户。通过中央补助资金的安排,我们就能体现到地方经济发展不同,财力的不同,就有所差异。

  刚才主持人谈到地方是否可以探索资金的一些有效的措施,这个我们是鼓励的。这几年在推进过程当中取得很好的成效,而且也总结了很好的经验,地方在党中央国务院总体部署之下,我们鼓励地方积极探索,建立符合当地特点群众欢迎的住房保障和棚改模式。

  主持人:本次《政府工作报告》当中第一次提到要把实物保障和货币补贴并举,怎么样理解这个并举?

  倪虹:今年的棚户区改造这与政府性的安排是关联的。“十二五”以来,棚户区改造逐年扩大改造规模,到今年安排740万套以后。而整个保障性安居工程的开工量,“十二五”期间,我们说将有望超过3900万套。我们国家在保障房短缺的局面,通过近四、五年的大规模建设,有了一个改善。应该讲从整体上很大的短缺,到了一个多数地方能够相对平衡,在这个时候,这些地方就有条件通过货币化的方式来提供他的住房保障。这样的话,可以给住房保障的家庭更多的选择。这些家庭可以再离他的工作地更近的地方,选择存量房作为保障房。实物保障和货币保障现在到了一个可以并行的阶段。

  主持人:在具体操作的时候应该怎样去落实?实物保障和货币补贴并举的措施怎么样去落实?

  倪虹:实物保障以前的做法,主要是通过新建来组织保障房房源。然后是符合条件的家庭提出申请,经过审核,经过向社会的公示,最后申请到新建的保障房。因为住房建设的时间是有一个周期,有的地方需要一个轮候,通过摇号等等一些公开的方式来向社会公布。在大规模建设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有了一定的存量,同时现在政府也支持和鼓励很多家庭进行住房改善,在他改善的同时,他原有的房屋就富余出来了。

  这样,如果符合条件的,也可以作为保障房,提供给符合条件的这些保障对象。而政府可以把原来建房的这笔钱,拿出一部分来支持在市场能够租到符合他保障条件住房的保障对象,来给他发放住房补贴。这样的话,第一灵活性增加,第二时效性增强了,原来要有一个轮候的时间,现在他拿到这个钱就可以迅速的解决他的住房问题,第三对市场也有一个调节作用,使一些房屋原来没有得到有效使用的,现在可以更好的发挥它的使用,这样的话对房地产市场也是一个调整。所以说把这一项工作如果能够做好的话,应该是一举多得的事情。

  主持人:我们刚才谈了很多关于城镇的棚户区改造,城市危房也纳入其中了,那么农村危房有哪些方面的考虑?

  倪虹:党中央、国务院对城镇的棚户区改造和城镇的住房困难家庭实施了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包括棚户区改造。对农村住房困难的,从2008年以来也开始通过实施农村危房改造工程来帮助其改善住房条件,这几年来由2008年初步的试点到2012年拓展到全国,特别是今年农村危房改造要在去年完成任务的情况下再增加100万户,今年达到366万户。

  这样的话,一方面可以帮助农村住房困难的家庭解决住房困难,同时这一次也要求结合农村的抗震安居工程,对农村住房有安全隐患的家庭也是一个改善,同时也结合对古村落的保护,让农村的整个居住环境得到改善。实施农村危房改造,这也是政府保基本的另外一面,城市和农村全做到保基本。

  主持人:在《政府工作报告》当中李克强总理提出要进一步稳定住房消费,在政策上如何来落实住房消费稳定?

  倪虹:这次《政府工作报告》,就消费对经济增长的拉动有重要的篇章,提出了要加快培育消费增长点。《政府工作报告》提出了六个方面作为消费新的增长点,其中一个就是稳定住房消费。《政府工作报告》对于房地产市场提出,坚持分类指导、因地施策,落实地方政府的主体责任,要支持居民自住和改善性的住房需求,要促进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今年以来,地方对于稳定住房消费,特别是支持居民的自住和改善性需求采取了调整限购政策,改进住房公积金的提取和用公积金支付房租等措施。所以我想支持居民自住和改善性需求,这将是2015年住房政策的一个很重要的导向。

  主持人:如何引导社会资本投入保障性安居工程?

  倪虹:保障性安居工程建设需要的资金量很大。而且经过前几年大规模的建设,现在剩下的硬骨头也很多,那么如何啃下这些硬骨头?一个方面中央财政进一步加大了投入力度,第二个方面各级地方财政加大了投入力度,特别是都加大了配套基础设施建设投入,让住进保障房的家庭能够在公共服务和基础设施服务方面有很大的改进。但是财政投入毕竟是有限的,更重要的还需要拓宽融资渠道,吸引社会资本参与。除了国家开发行加大金融支持力度外,也更需要商业银行和社会资本的参与。

  前一段人民银行银监会也出台了政策,鼓励和支持民营资本来参与保障房建设,比如可以探索住房资产证券化,这个也允许在保障房里面探索,同时也鼓励实行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的PPP模式建设保障房。所以我觉得在保障房建设上,今年对于社会融资会有很大的需求,而且各级政府,特别是地方政府也会探索出台很好的政策措施,吸引社会资本来参与。

  主持人:您也讲到在不同地区棚户区改造的政策有所差异,网友有问到这样的问题,广州的网友在问,广州有没有棚户区改造的政策?说广州很多地方城中村跟棚户区的性质也一样吧?

  刘霞:广州棚户区肯定在全国棚户区改造范围之内,先列入省的棚户区改造计划。然后进入全国的大盘子。谈到城中村的问题,城中村改造已成为城镇棚户区改造一个重要的方面,也是不少城市重点推进的一个内容。这一块享受和城镇棚户区改造一样的中央补助政策。据我所知,广东在城中村改造里面这几年力度非常大,2015年城中村改造也是广州市棚户区改造的重点。

  主持人:住房保障,就普通网友的理解,有棚户区改造、经适房、保障性住房、公租房、廉租房等等,这一系列的保障性措施里面今年都会有哪些惠及到老百姓?而且这些政策资金的来源问题怎么解决?

  倪虹:目前,在住房保障的概念下有很多品种,适用不同的政策。归结起来看,这些政策也在逐步简并。现在已经把廉租房和公租房并轨了,租赁型的保障房以后就是公租房,公租房保障对象包括了原来廉租房的保障对象。原来两者的区别,廉租房针对的是低收入家庭,公租房是针对中低收入家庭和外来的在这里的常住人口,新就业的大学生,甚至外来务工的农民工,现在这些都被各地纳入到公租房的保障对象,所以现在公租房保障的对象是大范畴。

  原来廉租房保障对象是低收入家庭,其中有一部分是特别困难的,也就是城镇低保家庭。对于住房也特别困难的城镇低保家庭,国家还在住房保障制度框架内实施了住房救助,就是对这些特困家庭要优先纳入住房保障,优先安排、应保尽保。以上这就是租赁型保障的范围。实物保障的类型,还有经济适用房、限价商品房等,这些都是政策性的住房,也就是政府给予优惠政策,支持符合条件的住房困难家庭出资购买住房。具体情况,由各地根据实际情况来决定具体政策。

  除了以上保障对象,对于中高收入的家庭,将由市场来解决他们多层次的住房需求。这样的话,通过这几类安排,逐步实现党中央所提出的住有所居的目标。

  刘霞:对于棚户区改造和公租房、廉租房建设,中央是给予资金补助。对于经济适用房和限价房,因为是以优惠价格出售给购房人的,资金很快能够回笼、平衡,中央不安排补助。中央补助资金安排上是有区别的。

  主持人:确实这几年国家在推进实现住有所居方面,已经出台了很多政策措施。网友非常关心的话题,这些好的政策措施,怎么能够真正让实际需要的得到实惠,保障房能分配给实际需要的人?

  倪虹:阳光透明操作是最好的防腐剂。这几年,在推进住房保障工作中,也摸索出来一些好的经验和做法,关键一条就是要交给社会来监督、群众来评判。比如在对象的确定上,一般都会有“三榜两公示”的程序,想要申请的必须符合条件,在确定时也要复核条件,在使用上还有一个复查机制。不符合条件的、或者当时符合条件现在不符合条件的怎么退出,都有相应的政策规定和操作规程,这一点上各级政府高度重视。此外,审计部门、监察部门也都把它作为一个检查督查的重点。总的目的是,住房保障这个事既要办好,还要办的透明阳光。

  刘霞:刚才倪司长讲到阳光操作,这一块确实也是我们这几年在工作中重点加强管理的方面。很多地方已经积累了很好的经验。比如请人大代表、政协委员要参与到对住房保障工作的监督中,很多城市里面已经引用了这样一种方式,效果非常好。

  主持人:北上广的限购政策怎么样?会不会有改变?

  倪虹:中央的政策是坚持分类指导、因地施策。我想我们网友们通过关注两会,看了这些地方代表团的讨论,他们地方的负责同志对这个问题都有表述,我在网上也看到了他们的态度。非常感谢各位网友对住房问题的关心,住房城乡建设部一定会按照中央的要求,把老百姓最关心的住房工作进一步做好。

  我们也深知住房既是一个民生问题,也是一个经济问题。在经济社会不同的发展阶段,它的作用、它的需求、社会对它的要求,都会有所不同。我们做好这项工作,第一要尊重市场经济规律,第二要尊重住房的本质规律。我们将时刻牢记把人民的要求,把人民对改善住房条件的期盼,作为我们工作的出发点和落脚点,让全体老百姓都能早日实现住有所居!我们会竭尽全力、努力做好。

  (来源:中国政府网)